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逢丹繁體小説閲讀 > 曆史 > 定河山 > 第一千八百五十七章 信不信由你

定河山 第一千八百五十七章 信不信由你

作者:風雪雲中路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3-05-25 19:05:14

又因為擔心蜀王那些年,在大齊養成的一味的狂妄自大。除了他自己之外,誰都看不起的性子。在具體實施的時候,會毀了自己的計劃,而親自上陣操刀實施。一方麵還要看著,早些年在某些人刻意引導之下,養成了貪花好色,嗜殺成性,殘暴之極性格的蜀王。彆在西域再一次做出動輒屠村滅寨,拿彆人的性命根本不當回事,引發西域諸部族共同抵禦的事情來。

更要將原本就是為了利益,而集結在蜀王麾下,實則心中大多各有各的小九九,並不是真心實意臣服蜀王。特彆是那些吐蕃人,以及西域部族的人,儘可能的捏在一起,彆過早的因為利益不均而分崩離析,以免造成不可挽回的局麵。這天下,什麼事情是最難測的,那便是人心。將本就一盤八竿子都打不到的人,捏合在一起為蜀王效力,是最為耗費心血的事情。

可謂是即勞心又勞力,蒼老的速度遠遠超過正常人。而在蜀王突然遭遇到意外身故後,為了壓製住那些本就各有心思的人,勉強維持在一起,更是幾乎耗儘了心血。與範刀的那一戰,雖說最終擊敗並重傷了範刀。但忽視了人蒼老速度對身體的影響,並低估了範刀武功的他,在一定程度上也受到了反噬。範刀的傷勢,的確到了幾欲不治的地步。可他一樣傷的不輕。

為了將那些人,勉強的維持在一起,他甚至不敢暴露和公開治療,他自己的傷勢。這兩年,一直靠著原本深厚的內功,在勉強的壓製。原本他認為靠著自己深厚的內功,可以慢慢的調理。但卻不想,這兩年之中他的傷勢越發的沉重。尤其是最近一年,內腑經常隱隱的作痛。他這次冒險進京,除了想要再見黃瓊母親一次之外。便是想要在宗室之中,尋找一個接替者。

倒不是說,他認為隻有宗室,才能在眼下西域表麵上看,還比較平靜,但實則私底下已經是暗潮湧動的局勢之下,才能穩住西域的大局。就如今在西域的蜀王舊部之中,卻是有不少人卻是野心勃勃。想要趁著如今亂局之下,就算不能全部接掌蜀王勢力,但也至少可以割據一方。然而這些人卻是隻有野心,卻並無與野心相配的能力,但相互之間卻是誰也不服誰。

他之所以,想要從宗室之中尋找一個接替者,更多的是想要獲得朝廷,確切說是麵前這位皇帝的支援。以皇帝和大齊的權威,壓製那些野心不小的人,彆搞出事情來。當然這個出發點,是眼下大齊在這位主的苦心經營之下,在某些方麵上重新煥發了實力。若是擱在那位主在位,大齊國勢日頹,歲入到了入不敷出地步的情況之下,他是斷然不會向朝廷求援的。

一筆寫不出來兩個黃字來,無論那個宗室入西域,意味著背後站著的都是大齊的皇帝。都會讓那些如今對朝廷,還是多少有些忌諱的人,感覺到壓力。而這一路上,原本還想著在爭取蜀王之子。但卻依舊冇有得到那些,首鼠兩端,生怕到了西域會送掉自己卿卿性命。與其父身上,具備的在關鍵時刻敢於破釜沉舟的賭徒性格,根本就完全兩樣的人,滿意的答覆。

那些人非但不願意去西域,接替自己父親打下的,也不算小的基業。甚至還避他如蛇蠍不說,一度還向著南鎮撫司舉報了他。極度失望的他,也隻能退而求次。將希望放在其他的宗室身上,可一番的接觸下來。發現這些人,更多的心思不是放在花天酒地上,便是放在怎麼斂財上。彆說他們自身就不願意去西域,去吃那個苦頭。便是他們願意去,他也不敢讓去。

蜀王在西域,遠稱不上穩定的基業,若是讓他們去接手。恐怕用不了幾年,便被折騰得一個乾淨。也隻有麵前這個皇帝,為他挑選的這個人,還算是入他的法眼。原本他這個時候,應該返回西域的。但不知道為何,在明知道自己苦戀幾十年的那個人,如今已經不在宮中,而且已經不知道去向。但卻依舊不死心的,在找遍永福宮無果後,又冒險來到了正宮之中。

如今黃瓊的這番話,卻是正歪打正著的,戳中了他不能為外人所說的秘密,倒是讓他臉色不由得微微一變。而看著麵前,這個自己當初最為傾慕的女人,與那個他眼中極其窩囊男子所生,卻被她培養得異常出色,幾乎是完全靠著自己的能力,一步步走到如今地步。可以說,大部分冇有靠其母的年輕人。再想想,自己這些年苦心培養的那個人,他心中輕歎不已。

而同樣看著麵前,臉色陰晴不定的,明顯被自己那一番話刺激得不輕的人。黃瓊卻是淡淡一笑道:“朕知道,你與母親就算不是有血脈關係的人,但至少也算得上故人。但你也不要以為,朕會顧忌你這個身份,你便可以為所欲為。朕行事,雖說比不上你原來的那個主子,但也不是什麼慈悲為懷的人。若不是看在你,還有自知之明,冇有與朝廷公開為敵份上。”

“再加上,你也不是蜀廢人那種行事不擇手段,而且嗜殺成性的人。蜀廢人在兩川的時候,冇有做出太多人神共憤的事情,想必也是得益於你的約束。到了西域之後,也一直有所收斂。正因為此,也朕才一直冇有理會。否則,早在你進京的那一刻起,早就將你鎖拿了。朕知道,你既然知道母親,想必你的武功也不低。可你的武功再高,又能抵擋住弓箭雨和火器?”

話音落下,黃瓊背過身看著天上的一輪明月,從這個男人與自己的話中,隱隱猜測出,此人進宮的目的絕不是單單為了某人,恐怕還有母親的原因在內。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輕歎一聲道:“不管怎麼說,這幾年你在西域那黃沙遍地的地方,為漢家子孫保留一份天地。更為我漢家子孫,還有這中原廣袤天地,豎立起擋住域外風沙,外族鐵騎的一道屏障。”

“此事,就算是冇有功勞,也算是有苦勞。但就這一點,朕還是有些敬佩你。朕給你們挑選的這個人,論才能在宗室之內,也算是數一數二的。為人的品性,也是相當可以的。至少你原來主子做出的那些事情,他是做不出來的。你隻要協助他,在短的時日內,在西域站住腳跟,便是大功一件。這個大功不是對朕的這個大齊,是對這天下所有的華夏子孫。”

“朕也希望你能記住一點,朕不在乎,最終控製西域的那個人是誰,是不是我黃家的子孫。這一點,朕向來不強求的。朕派他去,隻是對著如今盤踞在天山南北的那些人,表明一個切實的態度。朕在乎的是不是天山南北,廣袤的草原、大漠,能不能控製在我漢家兒郎之手。朕知道,曆朝曆代除了前唐的吐蕃之外,西北方向從來冇有真正的,影響曆代王朝的生死。”

“西北那裡,相對於長城外的遊牧民族來說,最多也不過是一個疥癬之患。甚至在大多數的時期,連疥癬之患都算不上。西域離著中原,實在是太遠了。但朕對士大夫眼中的那個,所謂的隻是勞師糜餉的不毛之地,卻是相當的看重。若不是朕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了內地之上。現在暫時還無暇西顧。更不想同室操戈,讓西域的那些部族,還有周邊諸國看熱鬨。”

“你以為朕會讓蜀廢人,在西域做大到如此地步?你如今還能,趾高氣揚的站在朕的麵前?好好幫著朕給你找的人,經營西域。朕該給的支援,自然會給的。還是那句話,朕不管西域是不是控製在朝廷的手中,更不會管是不是掌握在黃姓人手中。更看重的是,西域是不是掌控我漢家兒郎,華夏子孫之手。這是朕的肺腑之言,你信則罷,若是不信也隨你了。”

說到這裡,黃瓊轉過身來,看著麵前的這個人,語氣卻是愈發的冰冷:“你這次進宮,除了要見朕一麵,更想要見得是朕的母親。朕現在能告訴你的是,母親早就走了。便是朕這個做兒子的,也不知道她究竟去了何方。唯一能夠猜到的,便是她應該履行她當初承諾,回到了她那個所謂師門。隻是她的師門究竟在哪裡,你也不要問朕,朕明確告訴你,朕也不知。”

“你既然與母親是舊人,身上的武功不淺,想必也是在江湖與母親相識的。母親的師門,你應該知道的比朕這個做兒子的清楚。你願意去找,或是能夠找到,也就隨你了。既然,你與母親是舊識,母親的性子想必你也是知道的,能不能見到,那是你自己的事情了。”說罷,黃瓊再一次轉過身,良久才道:“若是你能夠見到母親,就替朕說一聲,朕這個兒子想她了。”

黃瓊的這番話,說的這個人一愣。他冇有想到,麵前這位年輕的帝王,心思居然如此的了得。自己此次進宮的那點心思,幾乎都被他給判斷出來,還如此光明正大的提出來。自己想要套他,結果卻是被反被他給套了進來。甚至就連一絲反駁的機會,都冇有給自己留下。不說彆的,單就這七竅玲瓏心,還有看待問題的眼光,蜀王當初輸的就一點都不冤枉。

就這份心思,彆說當初一味隻知道用強鬥狠,行事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蜀王。便是當初的自己,恐怕也冇有這等看透人心的本事。而這份天資,不單單是完全靠著後天的培養,恐怕更多的還是天分。想明白這一點,自從出江湖以來,一向都持才傲物的此人,也不由得有些黯然神傷。

一向以滿身才華和文武兼備自負,瞧不起除太宗皇帝之外,大齊曆代帝王的他。還是第一次,對麵前的這個年輕人,產生瞭如此忌諱的心理。除了感歎後生實在可畏之外,心中也多少產生一絲難得的敬畏。在一想想,自己在蜀王身上耗費了無數的心血,卻是教出了那麼一個殘暴,行事不擇手段的人,他心中更是長歎不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